<var id="3deiy"><legend id="3deiy"><font id="3deiy"></font></legend></var>

<li id="3deiy"><acronym id="3deiy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<tbody id="3deiy"></tbody>
      <rp id="3deiy"></rp>

    1. <rp id="3deiy"></rp>

    2. <em id="3deiy"><ruby id="3deiy"><u id="3deiy"></u></ruby></em>

      苦槠是林农最喜爱的一种树之一,可以人工种植吗?

      苦槠是林农最喜爱的一种树之一,可以人工种植吗?

      苦槠树,山毛榉科(壳斗科)乔木,在我们这里很多,并不是一种较直木材,总是那么弯弯曲曲生长着,但能生长的年份很大,原来村口有一棵实在很大,围围起来能撑得十五担柴,树茎中间己经空心,空位能摆一张十人坐圆桌,以前有人量过内空直径一向三米二十,一向三米四十八,其实己经没有什么木质部了,只剩下外面一层约二十厘米,依然生长很茂盛,那时每年能一两百斤苦槠,都是队里炒炒熟,剥去外壳,分苦槠粉到各户自己泡食,或做苦槠豆腐。

      苦槠是林农最喜爱的一种树之一,可以人工种植吗?

      苦槠是林农最喜爱的一种树之一,可以人工种植吗?

      苦槠是林农最喜爱的一种树之一,可以人工种植吗?

      后来有几棵毛竹长入了树空中,树里老人说不能将树中毛竹砍去,那是村口树,不能提刀砍的,后来苦槠树内空还长出许多毛竹,终于没人进入树空中乘凉,玩耍了。

      记得那年(76年)我读书都住校了,后来村里人说,大苦槠树里面住了几窝马蜂,使村里都不得安宁,老人们又不让点火将马蜂窝烧去,说会犯忌的。那年暑假回家还享受了马蜂的恩刺,在我头上放了两针,所以记得很清楚,刚回校读书第一个星期,听搭菜来的堂哥说,那大苦槠树晚上被雷劈了,因大风雨,又是内膛起火,等到风雨停后己经自烧断了,从此村口那特大苦槠树和苦槠粉与家里无缘了。

      长大后跟别人翻过村后山那边去卖苦槠粉,原来那里己经不是我们的山,走过去山顶往下一去,一直是成片苦槠林,走到山角那村(汪家村),不知因脚踩上地下成堆的苦槠种子跌倒过多次,这个村里家家成千上万斤的藏着待磨粉的苦槠,用化肥袋装了满满一袋,那村里人只收了我一元,只是上坡背着一袋七,八十斤苦槠粉也是太辛苦了,还要走几十里回家。

      到了八十年代,那村里分山了,我们村也没愁过苦槠子了,问一下提袋检检二小时,就上百斤,找个平缓地用树枝帚帚一堆,理去上面树叶,下面就是几十斤,帚几堆就是一袋。那几年是真的吃怕了苦槠豆腐,现在看见市场上苦槠豆腐心里一直泛酸。

      苦槠树在南方依然许多,成片成片的,木材并没多少人要,只有市场里销售些苦槠豆腐,因为还有些涩麻味,实际并非有多俏,多数人吃稍多些易腹泻,而且一斤苦槠粉能做出十几斤苦槠豆腐,实际上并非提主想的那样,就是我上文中提到汪家村,每年只要价格还可以能产几十万斤,每斤苦槠粉(干货)不到5元,农村人对此没兴趣弄,一天弄不到打工的钱(检了,要炒,剥壳,还要粉碎),山上的多是浪费了,只是那些老人还会弄些,也不如弄油茶籽,大约这苦槠只是没有的地方,才觉紧俏罢了。

      苦槠树可以人工种植吗?

      苦槠树野性十分强大,只要成熟自脱落种子,接触到土壤它就能自己发芽生长,人工种植可用随检苦槠种子几粒点播,造木材林可密些,每亩三,四百穴,夹着的槠树能够生长直些,不然生长起来全歪材,用于检苦槠子的可稀到每亩一百至二百穴,一般播种后至少得七八年后才生长种子,暂无人去嫁接什么的,阳光越好,枝叶越开敞,结果越多。

      农村老话“干柞湿柳,木匠发抖”是什么意思?

      农村老话“干柞湿柳,木匠发抖”是什么意思?

      苦槠是林农最喜爱的一种树之一,可以人工种植吗?

      柞木和柳木都是农村常见的木材,并且都不是农村制作家具、建筑常用的木材,主要还是这两种木材的特性原因。才有了“干柞湿柳、木匠发抖”这句俗语。

      苦槠是林农最喜爱的一种树之一,可以人工种植吗?

      柞木,木质较为坚硬、脆。在农村多来作为生火、取暖所用的燃料使用,很少作为家具、房梁的木材使用。柞木坚硬,用锯子锯的时候就能感受出来,干使劲锯子不往下走,十分费力;同时木质较为干脆,特别是风干的柞木。在使用刨子、斧子、凿子等工具进行加工时,非常容易开裂。一开裂,这块木头就废了,没有使用价值了。

      柳木呢。生活在池塘边、河沟边的树种。木质较为绵软,易遭虫蛀,可以说柳木的食用价值是最低的。对于新鲜、水分含量高的柳木来说,木质绵软、拉丝,使用凿子等工具难以掌握尺度,非常容易出现作业的尺度过大的问题,造成木料的损失;而对于刨子等工具来说,更是如此。力气大了,吃肉较深,推不动;力气小了,刨子直接跑挺远,柳木表面丝丝缕缕的不平滑,刨出的刨花也是如此。木料说废就废。

      这也为什么说“干柞湿柳、木匠发抖”呢原因了。主要还是木质不适合于木匠的作业要求。以上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,如有不当之处请海涵。

      小乌酱黑白双丝交足在线播放_亚洲成av人片高潮喷水_国模无码人体一区二区_黑人巨鞭大战丰满少妇